叨叨家训

章信哆


传递家风,重在践行。
欲正其旨,先正其名。

  《三国演义》名扬中外,开篇有一首响彻全国的《临江仙》,却不是罗贯中所作,而是后来点评者借花献佛。后世刻书以点评本为底本,此后一直附于小说。不是所有读者都了解这段历史。章氏家训汗牛充栋,唯独《太傅公家训》二十四条前面196字不是章氏作品。同样不是所有读者都清楚这个事实。但清代前期章家谱无此家训,前人也无片言褒述,即值得今天我们去深思。我们不妨读一读先贤章贻贤的《章氏会谱》,对这二十四条长篇《家训》是加案重加案的(即有旧注和新注),告诉我们,作者是道光时的章文炳。没有定睛细看的人以为章炳麟,现在网络上还保存这种说法,竞也有文章正儿八经辨说出于五代的钧公。196字只是长篇家训的前缀,一雅一俗,截然不同的文风,后此者各凭所见择其所好,遂有二篇不同“家训”行世。2015年在中纪网征集刊发的其中的章氏家训,和澄海县埭头乡章氏族谱所刊相同(2007年才有),推荐者是章昭华,安徽绩溪宗亲,有识青年。绩溪山明水秀,冠杰人文。从相关网文上的新版绩溪《西关章氏族谱》上可以辩读到与此大同小异的“家训”,刚好196字。其中一句“吃紧在根本求入”,误植还是近利不得知矣,他处作“吃紧在尽本求实”。而其中还有明朝章乔撰写的《宗训》,刊于卷首,别于后来的《196字》而名《旧谱宗训》。其中论读书种子之言最为精辟,流传深广,深入民心之“耕读”观。“子孙不论贫富,年六七岁,即令亲师教以诗书,使知礼义。以至长大,学问有成,气质亦变。大则立身扬名,以显父母;次亦必为谨厚之士,可免废坠家业,且行事亦不失故家气味;其资性鲁钝者,学果不通,亦必责以生理,拘束心身,免使怠惰放逸,陷于邪僻。周益公有云,汉二献皆好书,而其传国皆最远。士大夫家,其可使读书种子衰息乎?旨哉斯言,务宜世守。”是训最早刻于明万历元年(公元1573年),前面有一段非常重要的说明:“右宗训十一条,乔谨述先贤绪论,附以己见,列为家规……观者幸恕其僭妄焉。”说明绩溪西关家训最早始自万历元年的十一条。至于被名为《章氏家训》的,同为民国底本,她缺乏上虞雁埠章氏宗谱的二十四条。而二十四条家训的完整性是士族文笔和绝对的封建文化,是不必包括这“196”字的。而且,她也不像网上推销(工艺品)所传的“中华十大家训之一”,冠以“当代十大”让人以为是当今的流行作品,更没道理。既没有传统积淀和局限的忠君思想(忠君和爱国是密不可分的),也没有传统的孝悌观念,“尊亲”、“忠君”和轻视妇女等观念是古代家族规训的通例,这些是“196”字所欠缺的。最大的特点是语言通俗。与《夜气铭》、《招良心诗》、《小儿语》、《呻吟语》等大量诗文作品声气相通,语言质朴浑厚,富含哲理,与吕坤潜心研究音韵学不无关系,朗朗上口,是童蒙的启发读物。与《近溪隐君家训》碑比较,尤能悟出其思想风格,而综观传世家训,很难再有如此相同的风格。从这一点上可看出大教育家吕坤的匠心。她又被吕氏称为吕氏家训,原名《孝睦房训辞》,作者吕坤,河南宁陵人,自乾隆间刻于吕氏祠堂墙壁,康熙初收入《古今图书集成?家范典》。民国民间章氏续修族谱,有些地方收录二十四条章氏家训,前面另附有“196字”.有的则直接只录“196字,”名章氏家训。
  《学习章氏家训践行十九大精神》一文是2017年参加在安徽举行的章氏文研会一位代表的作品,所附“家训”文字,正好是这196个字。苟不论这是章家的还是吕家的,只就被引用到这篇文章来的家训说一点题外的话。文章说“我们一定要传承并不断发扬光大。正如家训最后一句所言:‘戒石具左,朝夕诵思。’‘戒石具左’应该是一方有足够份量的庄重文静的碑刻,首先,我们肯定了这是唐末五代浦城西岩守将章仔钧所作,至少年代必在公元909年至941年之前,这块石碑到底置于浦城何处(909年之前仔钧公未授命守西岩,或居豫章或居南安),左乃何地之左?为何我们一直认为“在左”而不是在右?更不可解者,若干代之后有章姓迁至安徽绩溪,诗碑当不会随人而迁,具体如何很难想见,诗碑依旧是安置于左,岂不有点泥古。洛阳纸贵故事出现在西晋太康年间,唐末五代那个时候印刷业更发达,纸质阅读已相当流行,有钱人家大可印行,无需把家训刻在大家人共同居住的一处左的地方,且唐末五代未有此种立碑之风。按照我的估计,“戒石”二字实为“戒言”。由石化为修身文字,即古人由右至左的行文方式,在书籍中时常出现。中国古文正规的书写方式是竖写,自上而下,满一行之后,再自右向左换行,反复循行。前言为右,下面的文字称在左,相当于现代横写的“见下文”,全部见于左者称“俱左”。原碑作“具”有误。文旨不是告诉你"家训"摆在什么位置,而是要求你必须明心见性、验之于行。因此,“戒石具左”应正为“诫言俱在”。问题在于,“俱左”所交代的是全部内容必须见读于下面,何故戛然止于“朝夕诵思”,传世之言却不翼而飞?
  再说,《学习章氏家训践行十九大精神》这篇文章在引用时,用了一句“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”,时间是17年11月3日下午,以作者“应章仔钧练夫人研究会邀请,单车赴绩溪,参加“学习《太傅仔钧公家训》(以下简称《家训》)、弘扬中华民族文化”研究会,参与交流研讨”,则今日我们所见“附录家训”文字即“7月5日”之定稿。实际上,也是2015年中纪委监察网向各地征集的家风家训之一,由绩溪章昭华宗亲以西关章氏族谱名义提供的。是绩溪西关章氏的祖训作者明万历时章乔所撰《旧谱宗训》之外的家训。而今年今天1月6日在广州举行的一次文研会,从宗亲微贴上见到同名且同为“戒石具左,朝夕诵思”的《太傅仔钧公家训》,“思”字之后还有遗珠“切记切戒”。其他地方也有出入,总有些不尽相同的字。其中几处,有商榷的必要。先说与《学习章氏家训践行十九大精神》相对应的句子“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。”广州文研会家训实际上作“岂可入吾祠而祀吾茔乎”,后面还带了一句“岂可立于世而名人类乎哉!”相比这多出的一句不说,“入吾祠而祀吾茔”句,茔即俗称之坟,这里指宗族墓地。凡殁者以入土为安,故用葬字。人亡之后,神主有权配享祠堂祀仪。“岂可入吾祠”是泛指被除名削谱的不肖之徒,生不得面祭,身后不配入祀。在禁止归葬宗族墓园的句子,用了“祀吾茔”则不适合。虽然只有祀与葬的不同,广州文研会家训不如彼方恰当。改作“祀吾祠而葬吾茔”则有兼收之功。而不管“入吾祠”“祀吾祠”,唐末五代时期,除了名贤、神怪、僧道有祠祀,民间尚未许死后入祠。仔钧公还是由自已玄孙奏请朝廷之后,奉于南峰寺的,这已是北宋时候的故事,明清两世,大兴祠祀,则天下大同,诚非仔钧公之先见。《学习章氏家训践行十九大精神》一文,乃作者参研之后有感而发于报刊或网络的文章,其附录之家训,当属于研讨后的酌定文字,与今天在广州文研会现场出示的《家训》,有互不统一且存在较大区别的地方还有如下句子:“产业不患贫而患非正;门户不患衰而患无志。”由广州文研现场提供的文句是:“产业不患贫,而患喜张门户。筋力不患衰,而患无志。”前后无所谓优劣,句式文字不相为伍。循前面句式清读,至“而患喜张门户”顿生拗口之嫌。以“喜张”为骄奢放荡,影响到“产业”的守成,而误串了下句的“门户”二字。好事者不喜见“门户”转衰,易为“筋力”求与下文的志气投合,而刊刻时不擅取舍,终变成“大开中门”而原意则是“大门坚闭”。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(1998年)费康成大著《中国的家法族规》所载浙江《上虞雁埠章氏宗谱?家训二十四则》(1925年本),包含上述这篇被附在前面的家训,《中国史研究》(2014/3)王善军教授一篇《科举与宋代浦城章氏家族的发展》论文,述旨不同,只是在评论费康成所引用的这篇《家训》时,称其“虽托名章仔钧,实伪作也……从通篇内容及语言上看,此《家训》应为明以后作品”。这点与今天所谈的家训文字上的异同无甚关要。但这两篇文章所举家训,实可援为参考,其句式文字写作“产业不患贫而患喜张,门户不患衰而患无志,”读来颇为通顺,是《上虞雁埠章氏宗谱》的优点。全篇文字也最接近《孝睦房训辞》。正所谓传递家风,重在践行。欲正其旨,先正其名。
  广东全省民国以前未发现有此家训的记载,八十年代前修谱包括曾属于广东现隶广西的钦州,1982年第六次修,族谱中只有《自治公约》。稍后《潮州西塘章氏族谱》、《梅县石扇族谱》、《南澳章氏族谱》都没有这篇家训。不是我们历史上没有家训,而是失于兵灾水火,但是,没有这样一篇家训的流传则是肯定的。至新千年的2000年七修,由宗亲堤供,钦州始增“家训”,澄海埭头2007修谱、歧山、西塘继之,也增录“家训,”并通以《太傅仔钧公家训》名之。其中埭头“196字”,与钦州谱所载也是不同。按《章氏会谱》所录卷首有“祖训”十四条,未详作者及时间,而原本出于浦城章氏所藏。与《西关章氏族谱》卷首有章乔的《旧谱宗训》极为相似的是:《会谱》卷首有《祖训》,谱中另有《章氏家训》二十四条,作者湖州白马原乡章文炳,篇首附有家训类似家训196字,同于《钦定全书?家范典》而注为“(明)吕坤撰”。如上虞雁埠,还有渡渎等处。不若今天独裁取196字而名《太傅仔钧公家训》。尤其“戒石具左,朝夕诵思”、“切记切戒”都是流传过程中由“家训”衍生的文字,是父母或塾师训弟子的口头禅。然则,参加广东文研会宗亲发的《家训》贴子,末尾加注“正宗精准”,不知所自而必有所据,其与“研究会”通过的定稿相映成趣,然总有点令人无所适从。各地各姓大都有各自的家训,曾有宗亲提出统一家训文字,而既然有这许多纠结,那就以《钦定图书集成?家范典》为参校。大抵因为《196字》上过中纪委监察网且遍植于章氏,然则最近由“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络中心”编辑出版的《中国家规》一书,没有收录《196字太傅公家训》,或许由于提供的作者及创作年代的原因。《中国纪检监察》杂志2016年第10期登有《欧阳修诫子:玉不琢不成器》,鱼宏亮文,中国社会科?学院?历史研究?所所长卜?宪?群点评,他说:“明代文学家、思想家吕坤在《孝睦房训辞》中说,“传家两字,曰读与耕”……。以及---洪泽县“传承好家训,建设好家风”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印发《传统家训名句选编》的通知。洪家风办[2016]7号。附录《传统家训名句选编》。直接声明“——(明·吕坤《孝睦房训辞》)”——提供流行的格言、警句、家训有上述“196字”。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唠唠叨叨,只想提醒自已。现在全国党群都在深入学习宣传好的家风家训,我们要引起重视,不得不重新审视,又何曾不立章氏的《浦城祖训》,及章乔的,章实斋的,或章文炳的《太傅公垂诫二十四条》?

【附扫描版以供参考】
  《钦定图书集成·家范典·家范总考》
孝睦房训辞
吕坤
传家两字曰读与耕,兴家两字曰俭与勤,
安家两字曰让与忍,防家两字曰盗与奸,
亡家两字曰淫与暴。
休存猜忌之心,休听离间之语,
休作生分之事,休专公共之利。
吃紧在各求尽分,切要在潜消未形。
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,产业不患贫而患喜张,
门户不患衰而患无志,交游不患寡而患从邪。
不肖子孙,
眼底无几句诗书,胸中无一段道理。
神昏如醉,体懈如瘫,意纵如狂,行卑如丐。
败祖宗成业,辱父母家声。
是人也,
乡党为之羞,妻子为之泣。
岂可入吾祠葬吾茔乎!
戒石具在,朝夕诵思。
(共188字)

  关键字差异对照
  尽本求实(章谱)——各求尽分(吕谱)。妻妾(章谱)——妻子(吕谱)。古汉语一字一义,妻子指妻和子。有因近代词义专指室配,章谱擅作“妻妾”,移时之见也斧凿之一斑。


网站管理:章寿发  E-mail:z_shoufa@aliyun.com